西式汤盘不装汤

西式汤盘不装汤
我的饮食喜好虽说极是博爱,然因生就一副东方肚肠,常日三餐看似混融,但细究其中神髓,仍以台菜中菜甚至日菜为主体、兼容些许韩印泰等亚洲风,西菜只偶一为之配搭;因此,家中器皿也以日台为大宗,西式餐具相对比例略低。

然有那幺一类,却是血统由来西方者稳占多数——那是,汤盘。

此类餐盘一般直径约21~23公分,中间下凹,深度约3~4公分,盘缘或平或斜,在西餐里可算常见基本器形。

虽称「汤盘」,但用途极是宽广:清汤浓汤以外,也常用以盛装带汤汁的沙拉前菜主菜甜点;各式义大利麵点麵饺更是少不了它,因深度足够,能容多量酱汁外,卷、叉、挖取麵条极是顺手方便,许多甚至直接以「义大利麵盘」称之。

尤其近年西菜盛盘形式益发创意多样不拘泥,汤品常改以碗或砵或锅、盅盛放,反而越来越少见汤盘装汤。

在我家也是一样。亚洲习惯,喝汤定要热腾腾烫口才够畅暖,遂总嫌汤盘太阔太敞,薄薄一层没喝几口就凉掉,即使煮了西式汤也只肯用碗装,汤盘照理全派不上用场。

但因为酷爱义大利麵,执恋之深,几乎一两周便烹煮享用一次,可算咱家最频繁登场的西式菜餚,遂自然而然经常留意採买汤盘……嗯,我是说义大利麵盘。

特别数量多了,渐渐发现,此类盘形远比想像中多用,不只西菜,其他类别菜餚也颇合用:

比方炒麵炒米粉炒饭烩饭,不管大小形状都比平盘合衬妥贴太多,连本来多以碗公装的乾拌麵都偶尔捞过界,更添几分变化;和咖哩饭更是天造地设,咖哩酱与白米糙米饭盘里并肩携手,既能各安其位又能和谐交融。

澱粉类主食之外,就连汁水较多的台菜中菜日菜,例如烧豆腐、炖滷蔬菜与肉类,或是较显鬆碎菜餚如炒肉末等,也大可靠它。

且这西盘东用,美感上视觉上还能为寻常餐桌风景注入些许活泼新意,趣味多多。

目前手中所拥汤盘,若没记错,最早来家是德国ASA这只,盘底简简单单三片绿叶,简约宜人;然用着用着却略觉不足,于是察觉,纹案只在盘底,一旦盛了多量麵饭便全数遮掉,结果与白盘无异,似乎少了些味道;因而就此醒悟,日后选盘都儘量在此方面多些留心。

同样来自德国的KAHLA则是另个极端,盘边一圆深蓝粗笔涂绘,既写意又大气,非常抢眼——只是有时夺目太过,和其他餐具一起上桌,搭配上得少许费点心思以免流于喧哗,不若同品牌另只纯白刻纹Centuries系列嫺静雅致。

义大利的SELETTI白盘则是意外之得,此牌大部分设计对我而言都稍嫌炫目,唯独这只白盘,盘缘宛若塑胶盘般皱褶,素朴净白中透着风趣。一派稚拙手工感这只则购自某欧洲乡村风道具店,素来不爱此风的我,纯粹出乎直觉随手买下,没料到用起来却极出色,不管装什幺都好看。

欧洲品牌之外,日台出品虽属少数,却也同受锺爱。近年新欢是台湾陶艺家罗翌慎的黑色陶盘,釉色浑朴中透着幽幽微鏽金属般的润光,韵致别具,与色泽鲜亮明媚食物特搭。
★ 【新书】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正式推出!
西式汤盘不装汤
好消息!期盼已久的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,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。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,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,二三十年点滴累积

你可能喜欢的: